徐昕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律学者、律师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7 20:34

  但实际上,大案的创办初衷,是因为徐昕自己的精力不够,接到的大量求助无法及时回复,有了微博之后,他每天接触的咨询和求助,多时上百条,少时也有数十个。徐昕觉得,不如做一个平台,为大家提供法律咨询。

  2014年冬至那天,徐昕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一篇祭祖的短文。这位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冬至前后正好回老家江西演讲,主题都是关于冤案纠错与司法公正。

  12月22日,也正好是呼格吉勒图父亲李三仁将国家赔偿协议委托律师送交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的日子。徐昕为“呼格案”,已经呼吁了多年,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为呼格吉勒图翻案的三位申诉代理人之一,最后由于法院只接受两位申诉代理人,因此退出。

  2014年,徐昕发起了拯救无辜者计划,意在进行法律援助,并通过自媒体发声,呈现冤案,同时死磕。当时他最为关注的几个案件中,有内蒙古的“呼格案”、河北的“聂树斌案”、福建的“念斌案”等,如今这三起案件,两个平反,一个开始复查。

  在那篇微信文章的最后,徐昕写道,“冬至,白日最短,黑夜最长。以法律为业,崇法明志,我亦恳请先辈,祝福法治中国,黑夜越来越短,正义的阳光打在每个人的脸上。”

  2014年12月24日,从江西回到北京之后第二天,徐昕去了当年4月开始兼职的律师事务所。由于不是坐班律师,前台接待的行政并不认识他。

  12月15日,他代理的呼格吉勒图案件正式改判,原告呼格吉勒图宣告无罪。此时此刻,他没有出现在呼格吉勒图父母的家中,甚至重审时的申诉代理辩护人里,也没有他。

  “最后的宣判没有悬念”,由于庭审现场原告最多只能有两名申诉代理人,徐昕迅速抽身。他告诉新快报记者,“呼格案”已经翻过去了,现在要把精力放在还需要“翻”的案子上。

  2013年3月20日,徐昕发起了法律援助项目大案公益(以下简称“大案”),旨在为普通民众提供免费、便捷、及时的法律咨询,推动中国法治进程。

  但实际上,大案的创办初衷,是因为徐昕自己的精力不够,接到的大量求助无法及时回复,有了微博之后,他每天接触的咨询和求助,多时上百条,少时也有数十个。徐昕觉得,不如做一个平台,为大家提供法律咨询。

  这是自媒体时代的特征,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搭建传播渠道。徐昕在传播中,擅长运用网络,从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一直是他传播的阵地。

  大案的工作靠的是一群懂法的志愿者进行维护,职业不限,在社交工具中提供帮助。志愿者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搜集,有人负责回答,也有人负责咨询。

  据徐昕介绍,目前有超过1000名志愿者,其中活跃的人数有200人左右。大案今年援助的案件已经近30宗,他把这个行动称之为,“正义联接”。

  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还记得徐昕来到家里的情况。她告诉新快报记者,她知道徐昕很出名,从北京过来,就请他做了申诉代理人。

  “当时阅卷一翻就知道是错的,口供颠三倒四,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情节都对不上。”徐昕认定原判一定存在问题。

  另一位申诉代理人王振宇也认为,“呼格案”问题颇多,“杨某上厕所的时间和呼格吉勒图作案的时间不合,还有呼格吉勒图的供述,本来说了没杀人,后来又供认杀了,很矛盾,以及作案手段等细节都有疑点。”

  对于“呼格案”能最终翻转,徐昕认为除了一群人的持续努力之外,还有一个大背景: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围绕依法治国为主题,这使得诸多法律人为之一振。紧接着,“呼格案”就开始了重审和改判。

  2014年,徐昕在大案的基础上,又发起了一些子项目,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无辜者计划”。这项计划参考了海外类似的项目。

  1992年,纽约的本杰明·卡多佐法学院,美国律师彼得·纽费尔和巴里·谢克发起无辜计划(Innocence Project),后被大量复制,并出现“无辜计划联盟”,继而被扩展到英国、新加坡等许多国家。他们主要通过DNA技术,以客观的科学证据来证明不可能是某个人杀人或强奸。

  徐昕想要做一个“中国版”的。他主要选择刑事冤案,包括无罪的人被冤判,以及被害人受害后未能惩凶。

  当然其中,一些被认为特别冤的案件,会被提出来,做独立项目。这其中包括了内蒙古的“呼格案”、河北的“聂树斌案”、福建的“念斌案”、福建“陈夏影案”等。

  【死磕聂树斌案】1995年,21岁的聂树斌被河北高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2005年“真凶”王书金落网,供认奸杀康菊花。儿冤死,聂父自杀致偏瘫,聂母奔走呼号。2007年最高法院要求河北重审聂案。一晃,六年过去了。一个明显的冤案被置之不理。新的一年,继续死磕聂树斌案。实现正义,哪怕迟来。

  徐昕回忆,曾有内部人士告诉他,不要转发了,“聂树斌案”没有可能翻,但他却一直坚持,“聂树斌案是一个标志性的案件,如果能平反,意味着阻力再大的案件都有可能翻转。”

  十八届四中全会后的两个多月里,徐昕留意到,他关注多年的几个案件都有了实质进展,“呼格案”已经得到了平反,“聂树斌案”进入了复查,“我也可以告诉你,从内部得到的消息,‘陈夏影案’有松动,即将启动再审程序。”徐昕自信满满地说。

  前几天,他又收到了一个吉林“景春案”:磐石农民景春,因错判申请106万元国家赔偿被判敲诈,获刑10年。“要求赔一个亿都是我的权利,怎么能构成敲诈政府呢?”采访中徐昕唯一一次明显地提高了分贝。